上善若水任方圆(2013年湖北高考作文)

No Comments

当我在电脑上敲下最后一个字时,我伸了一下懒腰,此刻,我书桌上的时钟正指向凌晨的一点。

在如今这个信息传播非常快的时代,对于靠新闻纪实撰稿吃饭的新闻工作者来说,像我这样通宵达旦地撰写新闻稿已经是家常便饭了。

由于一直喜欢文字写作,也靠着自己的努力,我凭借着发表的多篇作品,15年前,我很幸运地被一家中央媒体驻湖北记者站录用了。从此,我便与新闻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还记得10年前,也就是2008年12月的上旬,我接到一个线索,说湖北石首市有一个38岁的叫罗会元的青年人,10年前因在采石场打石头,快下班时,山上的一块石头滚了下来,正好砸在其腰部。结果,罗会元腰椎骨被砸断,他只能躺在家里由其妻子照顾。

而开办采石场的老板接手这家采石场已经是第三人了。出事后,该老板只是去医院里看望了一下他后,丢下5万元钱就偷偷跑了,从此以后杳无音讯。

罗会元的妻子叫黎米桂,当时不过35岁,这个年龄正是人生的黄金时期,在治疗一段时间后,当医生告诉她丈夫这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,可能再也站不起来时,妻子的眼中闪出晶莹的泪水:我爱我的丈夫,我会一辈子照顾他!

这话说出来容易,但做起来很难。之后的日子,妻子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给瘫痪在床的丈夫清理大小便,还要给他喂饭吃。做完这些后,妻子再出门摆摊卖点日用品维持生活。其间,这名“瘫痪丈夫”为了不让妻子跟着自己受苦受累,很多次他不是借口与妻子争吵就是试图自杀,结果都被妻子及时发现而阻止。每每此时,妻子都是留着泪温柔地对他说:“你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,我是你的妻子,我会照顾你一辈子……”

作为记者,我去采访这个“大爱妻子”黎米桂时,她在这个家照顾瘫痪在床的丈夫已经有10年了。在这10年里,她受了多少委屈,吃了多少苦,无法用言语表达。

在黎米桂家采访后,我先后采写出《大爱妻子照顾瘫痪丈夫十年》、《人间自有大爱在》、《每天给瘫痪丈夫唱歌的妻子》等通讯。稿件在报纸上发表后,当地政府积极行动了起来,除了给她儿子上学免费外,还通过民政救助的方式,另外给她家补贴了10万元的“生活费”。不仅如此,当地政府还给她在集镇上安排了一个卖菜的摊位,让她既能照顾丈夫又能保证其一家人的基本生活。

更为神奇的是,在这名大爱妻子的体贴入微的照顾下,罗会元居然有时能慢慢地坐起来。

说实话,作为媒体,我采访到这里应该结束了,但是,我们这个媒体在海外还有一定影响力,一位海外华人正好通过网络看到了我采写的这些新闻后,通过多方面关系找到我,他说看了我采写的这些新闻很受感动,他愿意在这个“大爱妻子”的家乡投资兴业,他还点名要让这名妻子和丈夫都在厂里“上班”。不过,这名妻子上班的方式很特殊,该企业家在厂里建了几间房间,专门用于妻子更好地照顾其丈夫。

再回头想想,当初我做这个选题时,我有很多同事都说我做这个新闻肯定是“吃力不讨好”的事——因为这件事既不能获得经济效益也获不了社会效益。但是,我没有想那么多,还是坚守着作为新闻人一贯的信念不顾路途遥远去做了。结果,我收获了连自己也意想不到的东西——经这位海外华人企业家不断介绍,我在这两年的时间里,我先后对300多个企业家进行了专访,这些“人物特写”都发在我所在的媒体。我知道,他们是在用这种方式来支持我的工作;去年,又传来这名瘫痪的丈夫经过专家的进一步治疗,还能下地慢慢走路的消息;最近,我新闻纪实作品《中国纪录》即将出版……

写到这里时,我脑海中不由自主地迸出一句话:“上善若水任方圆”。试想,如果我不去采写或者放弃这个线索,我人生的道路永远“方圆”不起来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